旧网入口

符克:生为民,死为民

  • 创建时间: 2016-04-18
  • 2060

【核心提示】1940年  符克致父母、大哥等家书

符克,原名符家客,1915年生于海南文昌县。1927年符克在党的教育和培养下参加了昌洒乡童子团,并任团长。1933年侨居越南任小学教员,1935年考入暨南大学。七七事变后,符克积极参加抗日救国运动。1938年初赴延安陕北公学学习,并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秋,受党的派遣到越南发动华侨支援祖国抗日,任越南琼崖华侨救国会常委。1939年2月,日军入侵海南岛,符克率领40余名旅越琼侨进步青年偷渡回琼参加抗战。年底在香港,由宋庆龄任名誉会长的琼侨联合总会批准,符克被任命为联合总会救济部驻琼办事处主任兼回乡服务团总团长。1940年8月,被国民党反共势力杀害,年仅25岁。1951年,原中共琼崖特委书记、琼崖独立总队总队长冯白驹将军为符克烈士题词:“生为民,死为民;生伟大,死光荣。”

【家书原文】

符克

符克给爸爸的信

符克给爸爸的信

符克给哥嫂的信

符克给哥嫂的信

 

亲爱的双亲、大哥嫂和弟弟们:

你们别挂心吧!我已于五日早上安然抵家了。回忆前日我们共聚一堂,这是何等难得的机会共叙天伦的乐趣。如今,我孤零零一个人,远离了你们回到祖国来,踏上艰险的程途中去,未免使你们难舍与挂念的。只是我也是一样的。不过,我为了自己的前途谋出路,我不得不放下一时的感伤,所以,说来我的心肠总是比你们粗一点的,硬一点的。幸得你们了解我的归意与决心!故能在那经济拮据与多事的环境中供给川资我回来,这是值得我特别感谢的!

我此行,虽然是预备在艰险的环境中渡[度]过生活的。当然是使得你们担心的。不过,我是大了的人,同时也是受过相当教育的人,无论如何,我总会设法顾全生命的安全。你们时常说危险,不肯我归来,你们的意想是对的。不过,你们要明白,我们是一个平常的人,倘不敢冒险前进,寻求出路,是不会有光明之日的。我感觉到像我这样的人,能够跟这个伟大的时代向前走,虽不敢说将来一定有出路有办法。但,对于自己的训练是有很大裨益的,我认清了这点,所以我透视生死的问题并不是首要的,也可以说是生命必经的过程的平常的一回事。那么以后不必挂心我了。我只希望你安心地去作你们的事业与工做[作],以谋发展你们各自的前途。这样,我相信着我们的家庭终有光明的一日。

我现暂住香江,静待消息。数日后决上省城去。以后的去向,目前尚难决定。最好当然是希望到内地去,设如不可能,或许在省城参加救亡工作也不定。以后你们寄信来我,地址请写:广州拱日西路129号梁刚先生转便妥!

秀兄、张兄、瑜弟、锦侄、存姐…诸位送我川资与吃品,甚感谢!

恕我没有空来分别来写吧!完了!此请健康!

客席 上

一.七

爸爸和哥哥:

  我已于前星期由琼返港了。连日来诸事纷繁,应接不暇,故不克早日函告,请谅之!

本来我这次是拟赴越南一行的。但来港后得接好友来信,深感越南环境恶劣,对我个人行动异常不利,因此,我的期行不得不打消了。俟异日环境好转的时候,我们才再见吧!

  我抵琼后,曾到家去一次,家中情况依然如故。但自祖母归寿后,祖父患病卧床,精神衰颓,头晕目花,我想年老的祖父将与我们永别了。

  近闻越南救亡总会[1]一些腐败份子,竟乘机乱子破坏与攻击我,这简直是非法的行动。关于我所携带回之款,已有详单开支送会,手续具清;又说我经过香港□□,竟有捏造事实。这事除我去函敬告他们外,同时□□□□要了解我个人的人格,不是□□□□所能出卖的,同志的忠诚为救国,终必有一日为历史所证明的。

  服务团[2]现又有贰佰余人(是指星洲香港各家),自我回琼后已完全统一起来了。总的领导责任,总会也同意我来负责了。这次来港交涉一切均能便利进行。料各种东西安妥后,约两星期左右我就将回琼了。最近香港的朋友们,他们又希望我到华北工作,但我想困难甚多,恐不易成行。不过,到华北去我是愿意的。何去行程,客后函达。

  别后,家中各人精神均好否?生意旺否?念念!我抵琼后曾发染冷病多日,但现已□愈了,精神也好,勿念!谨此 

祝安好!

一月十三

爸爸和大哥:

前月在港时曾付上一函,来书收到否?念念!家惠兄于前日来港得遇,知阖家均告安好,生意也比前兴旺,喜慰得很!

我于去年底本拟返贡一行,曾因环境不许,不得不作罢论了。正在此时琼侨救总会诸公,为展开琼崖救济工作,加强华侨与当地政府的联络,乃设立总会救济会琼崖办事处,其主任一职要我来负,同时总会各服务团总的领导人又是我,因此之故,这次能不得不重返琼崖,负责进行救亡工作。于是,返贡之念暂时只好打消了。爸和哥!别挂心吧!鬼子赶出国土以后,我们一定能胜,得以共叙天伦之乐的!

我已于前月底携带大批西药品及慰劳品抵广州湾,因年关关系,没有船只来往,迫得暂住这里。料再逗留数天,须能渡舟了。

我近来身体都比前健康,故物质生活虽然是艰苦一点,但精神总是愉快的。并未感到任何痛苦的地方。至于工作虽然是在危险的环境中去进行,似随时有生命之危,但我能时刻谨慎小心,灵活机智且人吉天相,想必安然无恙也。假使遇有不幸,也算是我所负的历史使命完结了,是我的人生的最大休息了。总之,怨[愿]望你们保重身体,和睦共聚,经营生意,谋将来家庭之发展,勿时常挂我于心也。

爸和哥:你们宠爱和抚育我的艰苦和尽致,我时刻是牢记着的。不过,在中国这样的国家里头,特别是这样严重的国难时期中,我实在是没有机会与能力来报答你们的。也许你们会反骂我不情不孝吧。爸和哥别怀疑和误会吧!我之自动参加救国工作,不惜牺牲自己生命,为的是尽自己之天职。尽其能力贡献于民族解放之事业而已,我相信你们是了解的。国家亡了我们就做人家的奴隶了,抗战救国争取胜利,不是少数所能负得起的。我之参加革命工作也希望你们放大眼光与胸怀,给予无限的同情与原谅吧。

谨此,祝阖家均安!

克上

二月十一日于西营

【家书背后的故事】

海南岛是中国著名侨乡。琼崖侨胞素有爱乡助乡的优良传统。20世纪30年代末至40年代初,由香港、新加坡、泰国、越南、马来亚等侨胞组成的“琼侨联合会回乡服务团”,活跃在琼岛各地,成为一支宣传抗日、战地救护、输送抗日物资的重要力量。上述三封家书的作者符克就是琼侨回乡服务团的首任总团长。“总团”在符克的领导下,分成若干工作队,在文昌、琼山、琼东、定安、儋县、澄迈、万宁等地开展抗日救亡宣传活动,组织战地救护、救济难民和为农民群众送医送药等工作,为抗战作出了巨大贡献。

符克,原名符家客,1915年生于海南文昌县。1927年符克在党的教育和培养下参加了昌洒乡童子团,并任团长。1933年侨居越南任小学教员,1935年考入暨南大学。七七事变后,日军发动全面侵华战争,符克积极参加抗日救国运动,在上海、南京、绥远、山东等地进行抗日活动。1938年初赴延安陕北公学学习,并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秋,党中央为了动员和组织华侨参加抗日救国,选拔一批优秀共产党员和青年学生组成海外工作团,到东南亚各国开展华侨工作,符克参加该团,受党的派遣到越南发动华侨支援祖国抗日,任越南琼崖华侨救国会常委。1939年2月,日军入侵海南岛,符克率领40余名旅越琼侨进步青年偷渡回琼参加抗战。年底在香港,由宋庆龄任名誉会长的琼侨联合总会批准,符克被任命为联合总会救济部驻琼办事处主任兼回乡服务团总团长。1940年8月,符克和国民党琼山县参议、琼山县三区区长韦义光(中共地下党员)一起前往定安县翰林墟,向国民党琼崖守备司令王毅、广东省第九区督察专员兼保安司令吴道南提出停止内战,团结抗日的要求,并商谈慰劳孤岛抗战物资的分配和加强琼崖国共合作避免内战等问题。吴道南却命令手下在符克、韦义光返回的路上将他们杀害,制造了轰动海内外的“符韦血案”。符克牺牲时年仅25岁。

符克在离开越南之前,就做好了为国捐躯的准备。他把身边最珍贵的有纪念意义的照片、毕业证书、由众多知名人士题写的珍贵纪念册都交给了五弟符家寰。符家寰将哥哥的这三封家书和他留下的遗物小心地珍藏至1993年,才从西贡转道香港,亲手寄给符克唯一的女儿符曼芳保存,并一再叮嘱一定保管好,不要随便交给任何人,希望能够安全地交给国家,用于教育后代。

1939年2月,3岁的符曼芳和妈妈陈梅卿随中央海外工作团从文昌到越南西贡。而此时的符克已经组建了华侨服务团,正在进行思想和物质等各个方面的集训,准备启程反乡抗日。而此时的陈梅卿已经怀有身孕,不能和符克一同回国。夫妻两人相约,待孩子出生后,来年在琼崖团聚。符克为了抗日救国,放弃了安逸的生活和天伦之乐,离开了亲人,冒着生命的危险,返回祖国抗战。

1951年,原中共琼崖特委书记、琼崖独立总队总队长冯白驹将军为符克烈士题词:“生为民,死为民;生伟大,死光荣。”

(时晓明)

感谢中国人民大学家书文化研究中心特别为国科大笃志网提供文图。


[1] 越南救亡总会,即越南琼侨救国会。1938年,符克受党的派遣前往越南发动华侨支援祖国抗战,他奔走于大街小巷,宣传抗日救亡。经过他的艰苦努力,越南琼侨救国会成立,符克任常委。

[2]服务团,即琼侨联合会回乡服务团,20世纪30年代末至40年代初,由香港、新加坡、泰国、越南、马来亚等侨胞组成,活跃在琼岛各地,成为一支宣传抗日、战地救护、输送抗日物资的重要力量,符克任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