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网入口

如何认识“两个确立”的决定性意义?

  • 创建时间: 2022-01-05
  • 6512

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决议》指出,党确立习近平同志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地位,确立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指导地位,反映了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共同心愿,对新时代党和国家事业发展、对推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历史进程具有决定性意义。

“两个确立”是六中全会作出的重大政治论断,是党的十八大以来最重要的政治成果,是深刻总结党的百年奋斗特别是新时代伟大实践得出的最重要历史经验,也是最重要的历史结论。

如何认识“两个确立”的决定性意义?以马克思主义理论和社会主义实践的视角透视分析是基本途径,同时我们如果把目光投向广阔的世界政党发展史,从中也可以得到重要的启示。

近代以来,世界上存在过的政党约有35000个,截至目前,全世界大概还有5000多个政党,覆盖了200个国家和地区,其中百年政党有66个。从世界政党的发展历程看,政党兴衰与国家命运紧密相连,基本上跳不出“政党强,则国家兴盛、人民幸福,政党弱,则国家衰败、人民受苦”的恒定法则。

任何一个政党集体都需要有一个核心,政党要强大,领导核心至关重要,这就好比画好圆的前提是要找准圆心。无论是共产主义政党,还是资本主义政党,党的领导核心关乎着党的创造力、凝聚力、战斗力,关乎党的事业兴衰成败,历史一次次验证了政党的衰落往往是从失去党的权威、领袖的权威开始。

以前苏联为代表的一些共产主义政党出现的“核心弱”的问题,启示我们只有高举科学的指导思想,才能让党魂立起来

马克思曾旗帜鲜明地指出:“每一个社会时代都需要有自己的大人物,如果没有这样的人物,它就要把他们创造出来。”恩格斯用汪洋大海上航行的船来说明权威的重要性,他指出在危急关头,大家的生命能否得救,就要看所有的人能否立即绝对服从一个人的意志。

事实证明,越是局势严峻,越需要领导核心,越必须凸显领导核心的权威地位。

十月革命后,列宁领导的布尔什维克党凭借有组织有纪律的“无产阶级先锋队”,凝聚起“服从于粉碎敌人的事业”的苏联力量。卫国战争时期,在以斯大林为核心的苏共中央强大的权威感召和凝聚下,200 多万党员以空前的革命英雄气概血洒疆场,取得了反法西斯战争的伟大胜利。

然而历史颇为讽刺的是,1991 年苏联解体亡党亡国时,人民却变得漠然冷淡,40多万苏共基层支部、2000 多万苏共党员不再捍卫党的利益。追溯原因,一个根本问题就在于苏联共产党思想意识形态的分歧导致党内陷入思想混乱、组织混乱的无序状态,核心权威不断受到挑战,一些党员搞分裂党的政治活动,成了传播西方意识形态的“大喇叭”,一些党员否定苏联共产党历史,成了否定社会主义的“急先锋”,软弱的领导层再也没有办法凝聚全党的思想共识,最终打开了瓦解苏联的大门。

人无灵魂不立,党无党魂不强,科学的指导思想就是党的灵魂和旗帜。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为什么好,归根到底是因为马克思主义行。

一百年来,我们党之所以能够完成其他政治力量不可能完成的艰巨任务,在同各种政治力量和困难挑战的较量中取得一次又一次胜利,根本在于坚持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相结合,不断推进理论创新,并善于用新的理论指导新的实践。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对关系新时代党和国家事业发展的一系列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进行了深邃思考和科学判断,就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什么样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怎样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什么样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怎样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建设什么样的长期执政的马克思主义政党、怎样建设长期执政的马克思主义政党等重大时代课题,提出一系列原创性的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

新时代我们党和国家的事业之所以取得全方位、开创性历史成就,发生深层次、根本性历史变革,根源就在于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科学指导。确立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指导地位,是时代大势所趋、事业发展所需、党心军心民心所向。

以美国为代表的一些西方资本主义政党出现的“核心散”的问题,启示我们只有忠诚维护党的权威,才能让党心聚起来

在西方世界,政党常常被定义为不同利益群体进行利益博弈和协调的工具。资本主义政党最大的特点就是没有形成以领导集体为中心的政治实践模式。随着民权意识在全球普及,以及多元主义思维的影响,两党制、多党制已成为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主流制度。作为“社会部分利益”的代表,政党因选举而分化,因党争而忽视多数人利益,导致社会不断撕裂。

比如,有西方媒体戏谑地说,美国的政党就如同马戏团式的民间组织,只要你有强大的资本实力,谁都可以组党。没有固定的组织活动,唯一的活动就是竞选期间募集经费组织选举;没有上级党组织和下级党组织之分,更不用说有科学的指导思想、行动纲领;党员缺乏坚定的意志,加入党派没有特定的程序,不用写入党申请,没有政治学习,随时都可以叛党。在这种松懈的政党组织模式下,党内党外都缺少权威,老百姓对政治组织、政治人物极不尊重,在大家看来,政党就是一个合起伙来为自己人谋利的组织。在这种情况下,一个政党要形成核心是十分困难的,这个政党要推动一个国家形成普遍共识更是难上加难。一位俄罗斯国际观察家曾分析指出,“特朗普之所以在处理国际事务及国内一些重大问题上采用的方式、方法十分激进,某种程度上也是急迫地想成为领袖级人物,但即便在共和党内,他也没能成为核心”。

中国共产党是政治上统一的执政集体,是中国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的代表,始终把坚强的领导核心作为关乎党和国家前途命运、党和人民事业成败的关键。回顾百年党史,遵义会议确立了毛泽东同志在红军和党中央的领导地位,我们党开始形成坚强的领导核心,从此革命不断从胜利走向新的胜利。改革开放后,邓小平同志也曾指出:“任何一个领导集体都要有一个核心,没有核心的领导是靠不住的。”

事实充分表明:全党有核心,党中央才有权威,党才有力量。在我们这样一个有着9500多万党员的大党、有着56个民族和14亿多人口的大国,如果党中央没有核心、全党没有核心,国家就散了,什么事情也办不成。

六中全会提出“两个确立”,进一步强调党中央集中统一领导是党的领导的最高原则,进一步彰显了党的领导这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最大优势,对于把我们党团结凝聚成“一块坚硬的钢铁”,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团结一致向前进,具有十分重大而深远的政治意义和历史意义。

中国近代以来一些政治力量“核心软”的问题,启示我们必须发挥好党的组织优势,才能让党力强起来

政党作为阶级的政治组织,其兴衰成败与阶级基础、群众基础和社会基础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从鸦片战争到五四运动近80年中,中国逐步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国家蒙辱、人民蒙难、文明蒙尘,中华民族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劫难,同时也激起中国社会原有的和新生的多种政治力量为争取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和国家繁荣富强奋起反抗,进行救亡图存的英勇抗争。

太平天国运动、戊戌变法、义和团运动、辛亥革命接连而起,各种政治力量轮番出台救国方案,为改变国家命运进行了艰难探索,但一次次都以失败而告终。农民阶级由于缺少科学理论的有力支撑,不能恰当地处理内部矛盾而“聚沙成塔”,提不出有效解决民族矛盾和阶级矛盾的策略,担不起领导革命最终取得胜利的重任。资产阶级改良派和革命派具有一定的软弱性和妥协性,提不出彻底的反帝反封建纲领,不能充分发动和依靠广大人民群众,一味向西方学习,既没有使中国争得民族独立,也没有使中国走向富强。近代以后中国人民反帝反封建的斗争之所以屡遭挫折和失败,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各个政治力量没有在时与势的判断与应变中形成强大的综合“竞争力”,近代中国亟需一个先进的坚强的政党作为凝聚力量的领导核心。

随着中国共产党的诞生,从根本上改变了这种局面。江山就是人民、人民就是江山。用科学思想将劳苦大众团结凝聚起来的中国共产党之所以具有“敢教日月换新天”的“硬气”,硬就硬在根基在人民、血脉在人民、力量在人民,硬就硬在具有强大的组织能力。

100年来党的奋斗史、70多年的社会主义建设史、40多年来的改革开放史以及新时代以来的奋进史,已经充分彰显了中国共产党无比坚强的领导力,也雄辩证明不断加强党的建设,特别是发挥好党的组织优势是我们党从胜利走向胜利的重要法宝。

今天,在“两个大局”交织激荡、“东升西降”成为大势所趋的时代潮流中,我们迎来了参与塑造全球新格局的战略新机遇,也必然要面对重大挑战、重大风险、重大阻力、重大矛盾,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更加需要有一个坚强的领导核心来运筹帷幄,成为风雨来袭时中国人民最可靠的主心骨。

“两个确立”宣示了我们党牢记初心使命、永葆生机活力的坚定决心,必将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提供更为强大的组织优势。只有忠诚维护“两个确立”,我们党才能更好地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调动一切可以调动的积极因素,不断增强战胜各种风险挑战的底气、勇气和智慧、能力,不断破解发展难题、增强发展动力、厚植发展优势,筑牢百年大党的核心竞争力,带领全国各族人民不断开辟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光明前景。

浙江日报

责任主编:孙小平